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28章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娇娘守空房

作者:格鱼字数:3012更新时间:2018-03-14 02:01:22

彻夜饮宴,尽欢而散。最起码,表面上看是如此。

一大早,长安城里商贾百姓开始走亲访友,满城上下一片过年的喜气洋洋。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天宝十三载的这个春节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,而对于长安权贵而言,这个春节过得是惊心动魄,并不平静。

张xuān离开宫里的时候,两道足以震动整个长安城的诏书从宫里传出,昭告天下。

其一,楚王李豫与兵部尚书陈玄礼合谋作乱,被监国太子殿下当场拿下。楚王李豫被削去王爵贬为庶民,杖责二十,幽闭府中闭门思过三年;兵部尚书兼羽林左卫大将军陈玄礼,带甲逼宫,犯下重罪,杖责一百移交大理寺惩处,途中毙命;羽林卫中郎将孟寻犯上作乱,率军围宫,罪在不赦,当场杖毙,满门四十余口,流配岭南。

其二,罢万春公主封号,册封为灵国夫人,赐婚永宁王;册封回纥公主苏扈冬为归国夫人,赐婚永宁王。上元节后一日,由李亨亲自主婚。

又是一场宫变。不过,宫变在长安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,城中百姓议论一番也就罢了。

唯有张xuān即将迎娶万春公主与回纥公主的事儿,引起了八卦精神很足的长安军民的热议。

当朝公主都放弃公主封号,嫁给张xuān做侧妃,对于百姓来说,这不仅是一种荣耀,也隐喻着张xuān无上的权势。

皇权之下,何人可及?

张xuān回到王府,登门拜年和贺喜的朝中权贵络绎不绝。

其中,就包括一些本来太子党人中的非骨干分子。

既然这些人有了态度的转变,尽管知道这些人并不可靠,但张xuān还是耐着性子一一接待,没有怠慢一个人。

而这个时候,杨国忠在自己的府上却是雷霆大怒。

众多杨家的直系亲属都聚集在杨府的花厅之中,杨国忠脸色阴沉,沉默不语。

宫里传出消息称,朝廷将羽林卫大将军杨涟调任陇朔,充任青海右卫大将军,而将原青海右卫大将军张同,调进京师任羽林卫大将军,掌控京畿防务。或许是为了补偿杨涟,或者是为了表彰杨涟的此番“平叛之功”,李亨正在起草诏书,册封杨涟为定西伯爵,世袭罔替。

对于杨涟个人来说,兵权并未真正减弱而是增强了,还封了伯爵,又在青海于张xuān麾下,建功立业的机会更多。对杨涟个人的前途而言,未必是坏事。

但对于杨家尤其是对杨国忠来说,这就不是什么好事情。杨涟虽铁了心投靠张xuān,但在名义上却始终都是杨家的人,杨家的利益就是他杨涟的利益,有他在京师,掌控京师兵马,杨国忠自然有恃无恐。

可如果杨涟离开京师,京师兵权落入张家的张同手里,杨家的气势便被无形中打压下去。

李亨的做法,让杨国忠感觉到了异样的危机。

目前朝中的局势,已经越来越不利于杨家。李豫与陈玄礼此番逼宫不成,可要是逼宫成功,拿下张xuān之后,杨家便会紧随其后成为第二个牺牲品。

杨国忠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,必须要做些什么了。

秦国夫人望着杨国忠,低低道,“三弟,杨涟调离京师,此事万万不可。若是杨涟走了,京师兵权落入张家人手里,我们杨家……”

韩国夫人也插话道,“三哥,要不然让三姐儿去跟永宁王说一说,让永宁王出面阻止此事。永宁王现在权势冲天,恐怕太子也不得不给他几分面子!”

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杨家众人纷纷附和。

杨国忠猛然一拍桌案,黑着脸沉声道,“都闭嘴!嚷嚷什么?”

“调杨涟出京,让张同进京,这事儿张xuān肯定已经点头,要不然,宫里也不会传出动静来。”杨国忠长出了一口气,“如今的张xuān,已经不是昨日阿蒙了……本相现在心里清楚,太子安抚张xuān,准备先下我们杨家下手……只要剪除了我们杨家,这朝中就成了张家的天下。至于张xuān,他的心思在藩镇,只要他手里有兵权,太子就算是登基为帝,也不敢拿他怎么样。”

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。纵然杨涟调离不可逆,京师的兵权也不能落在张家人手里。”杨国忠的面目狰狞起来,他断然挥了挥手有些烦躁地道,“尔等先回去,现在不比以往,都给本相识相一点,不要再外边给本相惹是生非!尤其是你们二位——”

杨国忠扬手指着秦国夫人和韩国夫人,毫不客气地道,“都收敛一点,最好是乖乖留在府中,不要到处乱跑!”

杨国忠这话显然有些重了。

原本杨家人得势,是因为杨氏三姐妹。可如今,老皇帝李隆基生死未卜,早已退出大唐权力视野,而杨玉环这个贵妃又近乎销声匿迹不问世事,虢国夫人退隐,昔日显赫一时的杨氏三姐妹早已不复往日盛景。

如今,只能依附在杨国忠门下讨生活。

秦国夫人和韩国夫人脸色涨红起来,尴尬地扭过头去,没有敢反驳杨国忠的话。

……

……

杨涟得到关于自己即将出京的消息后,没有任何犹豫,出门便向永宁王府赶去。

此刻,张xuān正在李腾空房中。

永宁王府上下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张xuān与万春和苏扈冬三人的大婚仪式,崔颖作为王妃和正妻,自然责无旁贷。考虑到万春和回纥公主即将进门,李腾空如果再不跟张xuān圆房,她在永宁王府的地位和身份便会很尴尬。

她虽然只是郡夫人,身份地位比万春和苏扈冬略逊一筹,但某种意义上说,她进门早又在两女的前面。

崔颖不断得“絮叨”之下,张xuān终于让步。毕竟,总是这样,他倒是无所谓,对李腾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。而李腾空,在崔颖和花奴儿的再三劝说下,终于忍着羞点头同意跟张xuān圆房。

洞房之夜,就在今日。

一大早,崔颖就催促张xuān去了李腾空那里,要求他今日一天都不许离开李腾空的小院。

李腾空有些尴尬地涨红着脸,将张xuān迎了进门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两人在李腾空的闺房中大眼瞪小眼,气氛有些沉闷。

张xuān望着清秀可人而又微带羞怯的李腾空,很难将现在的她与当初飞剑纵横的杀气腾腾相提并论。而旋即,又想起那日他情急脱身对李腾空耍了一次“流氓”,他的心底微微有几分火热。

李腾空心里幽幽一叹。

她本是相府千金,自小学艺,跟随花奴儿游侠江湖,又因为家族被流配岭南而一怒之下投入安禄山门下……师徒二人保护安庆绪进京,行刺张xuān不成,反而被张xuān牢牢控制在手中,以至于今日,她阴差阳错地成了张xuān的小夫人,而花奴儿……则成了身份有些古怪的贴身侍女!

时过境迁,往事不堪回首。

“空儿小姐……”张xuān犹豫着还是主动开了口,无论如何,他都是男人,要有几分男人的风度。

“王爷!”李腾空心神一敛,默然施礼。

“呵呵,不要这么客气……这个……”张xuān话到嘴边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得含含糊糊道,“无论如何,今日你我走到一起,也算是一种缘分。若是空儿小姐……不嫌弃,我对你便如对颖儿一般!”

李腾空俏脸绯红,手捏着裙角,垂下头去。

正在此时,院中传来如烟的声音,“王爷,燕豹郡夫人,崔舅爷送礼物和帖子过来。”

张xuān一怔,淡淡道,“送进来!”

如烟指挥着崔家两个下人将崔焕送的一干礼物花红抬了进来,同时递给张xuān一封书帖。

崔家两个家奴跪拜在地道,“小的奉公子之命,,恭祝王爷与燕豹郡夫人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!”

张xuān哈哈一笑,摆了摆手道,“你们回去告诉崔焕,说我多谢了。如烟,看赏。”

李腾空闹了一个大红脸,低低道,“替奴家多谢崔公子!”

如烟又将崔焕的贺贴递了过来,待如烟带着崔家的家奴离开之后,张xuān这才岔开书帖,扫了一眼,不禁目瞪口呆。

书贴上只有两行字,字迹龙飞凤舞非常飘逸,正是崔焕的笔迹。

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娇娘守空房!”

见张xuān捏着书帖神色古怪,李腾空下意识地凑了过去,扫了一眼,这一眼,让她心下大羞,忍不住扭头啐了一口。

……

……

张xuān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“厚着脸皮”捅破这一层窗户纸,他与李腾空就只能继续这么“僵持”下去。

他嘿嘿笑了一声,咬了咬牙,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李腾空柔软而微微有些冰冷的小手。

李腾空浑身一颤,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,然后便低着头红着脸任由张xuān用力一扯,将她扯入怀中,不管不顾地就抱了起来。

李腾空的身子柔软而有弹性,她有些头昏目眩地被张xuān抱在怀里,眼眸渐渐迷离起来。

她想抗拒,但又知道自己不能抗拒,也无法抗拒。
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